首頁 | 銷售與服務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 > 晟皋小觀察:到底是誰在阻撓電改?在線咨詢
新聞中心 / News

及時聯系我們為您解答產品相關疑問

歡迎撥打全國統一服務熱線

17765125153歡迎來電咨詢!
新聞晟皋小觀察:到底是誰在阻撓電改? 打印返回
部門:晟皋電氣 時間:2019-12-19 閱讀:700

晟皋小觀察:到底是誰在阻撓電改?

        時光永遠不停息,還有11天,我們將從2019年跨入2020年?;赝^去,對于電改,從2015年“9號文”下發到2019年即將收尾,粗略計算,新一輪電改竟然已經走過了完整四年。四年能做什么?四年可以讓一個本科大學生完成學業,四年可以完成一個奧運周期的新老更替。而四年電改,推進的速度似乎遠遠低于預期。
  “我對電改挺失望的,推進速度太慢了!”“各方的阻力太大,電改能不能走得長遠,我們心里也沒底。”電改的日子不短了,晟皋電氣小編看到相關記者問起相關話題時,很多人仍然吐槽不止。
  中國電改很慢嗎?真的有很多人在阻撓電改嗎?電改這么慢,到底誰的鍋?
  古今中外的歷史經驗早已印證,任何一項重大改革的推進,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,電力改革同樣如此。美國是全世界最先廣泛使用電力的國家,從上世紀末就啟動了電改,期間歷經加州危機等三次電改浪潮,直到今天仍在進行;英國從1989年啟動電改,直到近兩年才建立起全國統一的電力交易、平衡和結算系統;范圍再擴大一點,智利、西班牙、新西蘭、葡萄牙和韓國等在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就先后開始了電力產業改革,但到目前為止,仍在不斷修補、完善。
  參照這些國家的電改時間,晟皋電氣小編覺得中國新一輪的電改進程,速度其實不算慢。很多業內人士有電改很慢的感覺:一方面可能有急功近利的心里,一方面可能是看到電改過程中出現的一些問題,比如電網公司爭搶售電市場,發電企業聯合控制價差,現貨試結算時間一拖再拖等等,阻礙了電改落地,拖延了電改進程。
  國網公司做售電,阻礙電改了嗎?
  情況真的是這樣嗎?“四川排名前5的售電公司,有3家是國網背景的;排名前10的,有5家是國網背景的。”作為新一輪電改的絕對主角,有人認為國網公司這種既當裁判員,又當運動員的做法,是擾亂電改行為,是很不合適的,“國網在這個市場里面,是不公平不對稱競爭的。”
  享能匯在走訪全國電力市場時,確實發現某些省份存在類似的情況,但國家電網真的是想阻撓電改嗎?從寇偉就任國家電網公司董事長以來的一系列舉動來看,情況恐怕有些出入。
  2018年12月13日上午,國家電網有限公司召開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大會,會上,中共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同志宣布:寇偉同志任公司董事長、黨組書記,免去其公司總經理職務。
  寇偉上任后,首次主持專題研討會時就表明“要以更高的站位、更大的胸懷、更開放主動的態度,順勢而為,加快推動改革落地”。
  之后不久,又專門發表《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助推國家電網高質量發展》的署名文章,進一步明確國網將按照“統一市場、兩級運作”原則,加快統一電力市場體系建設,發揮電力交易機構作用,擴大市場化交易規模和比重。
  2019年,國家電網公司在三屆四次職代會暨2019年工作會議上,對“建設世界一流能源互聯網企業”的戰略目標進行了深化,創造性地提出了“三型兩網、世界一流”的戰略目標和“一個引領、三個變革”的戰略路徑,為開創新時代公司發展新局面構畫了新藍圖,做好了頂層設計。
  頂層設計的目標十分明確:國網公司要建設運營好“堅強智能電網”和“泛在電力物聯網”兩張網,打造具有樞紐型、平臺型、共享型特征的世界一流能源互聯網企業。
  既然要打造世界一流的能源互聯網平臺,售電業務就不會是國網公司未來的主營業務,個別省份的個別行為,并不代表上層的真實意愿。
  對于這樣的論斷,有人可能并不贊同:你這是瞎揣測,喊口號不代表真想做,你怎么知道國網公司真想做“三型兩網”?
  觀其言察其行。國網公司究竟怎么想不好斷言,不過寇偉在接受中國電力報的最新專訪中,又一次重申了“三型兩網”戰略,并做了詳細解釋。國家戰略豈同兒戲,如果不想做,何必非要反復強調?
  至于很多人詬病的國網公司做售電業務的問題,國網公司顯然已經意識到了,為此特意在今年的8月27日,發布了《國網產業部關于公司系統集體企業退出售電業務的通知》,明確公司系統集體企業的核心業務,堅決退出售電業務。
  “所謂國網系統的集體企業,就是其下屬的三產公司,讓他們退出售電業務,我覺得是避重就輕、應付了事。”盡管有些業內人士對于國網公司這種做法并不買賬,但個人理解,三產公司退出也是退出,退出總好過不退出,有了三產公司退出的第一步,才會有接下來全部退出的下一步。
  發電集團聯合控價,阻礙電改了嗎?
  國網公司沒阻撓電改,那發電集團呢?很多省份出現的發電集團聯合起來控制價差的事怎么解釋?難道不是赤裸裸的阻撓電改?
  電改是為了用市場化手段配置電力資源,形成優勝劣汰的競爭局面,但電改并沒有要求發電企業單方讓利。在幾大主要發電集團都是同一個國資委股東的情況下,如果大家惡性競爭,國資委一定會出手干預,即便換一個私人股東,在法律法規允許的條件下,可能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。
  “發電企業有它的成本,還有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要求。在這種行業競爭下,有些售電公司想去奪發電企業市場定價權,發電企業不抗爭等著宰,不可能。這是意料中事,很正常。”正是理解了這樣的背后邏輯,有些售電公司已經不只單純盯著價差,開始探索新的盈利模式。
  市場經濟下,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當然是用市場的手段,但中國的電改畢竟剛剛開始,電力市場建設還處在初級階段,所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組團控制價差的行為了。相信隨著電改的推進,隨著發各市場主體逐漸明晰自己的角色定位,找到新的盈利增長點之后,這樣的情況會越來越少,直到最終消亡。
  售電公司拉條幅,阻礙電改了嗎?
  電改誰最受益?長遠看,整個電力市場乃至整個中國經濟;短期看,售電公司,特別是民營售電公司。為什么?因為售電公司就是伴隨電改出現的,沒有電改,就沒有售電市場的放開,更不會有售電公司的存在。
  按照正常邏輯,作為電改的最大受益者,售電公司應該是最歡迎電改的。但在11月份廣東現貨第一次試結算之后,竟然出現了售電公司拉橫幅抗議的新聞。
  看到這,沒有耐性或者沒理解文章意思的朋友可能會忍不住狂噴:“你這是在為電網公司洗白嗎?是在為發電集團辯解嗎?是想把電改受阻的鍋甩給售電公司嗎?”
  當然不是。這些拉條幅的售電公司是不想電改嗎?是不想建立現貨市場嗎?肯定不會。那為什么還要拉條幅?個體利益已經受損或者認為將要發生的結果,會讓個體利益受損。
  電改進程慢,到底誰的鍋?
  之所以重提這個新聞,是覺得這個新聞很符合當前的電改現狀,大層面上大家都認可電改這個大方向,具體執行層面,又都有不同的個體訴求,從自身訴求出發,做出的相關決定看起來都沒有問題,但如果放到整個電改工程當中,就會拖慢電改的整體速度。就像一個公司的銷售千辛萬苦拉到一個訂單,著急想要簽合同,但因為財務審核沒通過,風控過不了,財務部門不敢簽字,需要找上級領導匯報,一層層請示匯報下來,無形中就耽誤了訂單合同的簽署。
  在上海晟皋電氣小編看來,一個公司要落實一個項目尚且如此困難,更何況電改這樣一個涉及到千家萬戶的系統工程。對于已經進入深水區的電改來說,仍然任重道遠,下一步想要實現更大突破,可能需要理順整個流程,協調好各方利益,找到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,讓電改大政持續穩定的推進下去。
信息來源:國家電網    信息整理:上海晟皋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網站首頁新聞中心產品中心技術文章應用領域 資料下載Sitemap
關于晟皋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

滬公網安備 31011202007217號

收縮
久久国产乱子伦精品免费女